公司动态

新闻中心

20年行业深耕细作,见证成长历程

公司动态

工业软件100人| 华磊迅拓黄睿:在“拐点”前保持定力(下)

2022.03.23       阅读:1981

《华磊迅拓黄睿:在“拐点”前保持定力(上)》中,我们回顾了软件的发展历程和黄睿过去的经历,华磊从起步阶段到至暗时刻以及转折点,下篇中,我们将继续为您讲述华磊稳健发展的过程以及背后的“方法论”,阐述黄睿对于工业软件企业发展路径的思考!

01. 稳健发展“方法论”

华磊迅拓副总经理邓丹是2013年加入华磊迅拓的,邓丹还记得第一次跟黄睿见面的情形,当时华磊迅拓所在的办公区楼上在装修,声音很嘈杂,黄睿在附近找了一家星巴克,两个人一聊就是三个多小时,在聊完行业前景之后,黄睿就拿出了电脑跟邓丹演示华磊迅拓的产品,阐述公司的理念,邓丹对黄睿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朴实以及对产品的自信。

彼时,华磊迅拓已经在MES行业耕耘了8年,“一家工业软件公司,能够在市场并不景气的情况下坚持8年,一定有其独有的核心价值和竞争力,决定进入华磊也就是看好了华磊后续的爆发力。”邓丹说。

从加入华磊迅拓到现在,邓丹见证了华磊迅拓稳健发展的历程。其中有三个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:

一个是2014年,行业的第一次小幅度爆发带动华磊迅拓实现了快速发展。邓丹记得,当时工业4.0概念开始在国内兴起,而“中国制造2025”也在酝酿中。

另一个节点就是2016年,当时作为客户的沃尔核材收购了华磊迅拓60%的股权,经过了三年的对赌,华磊也基本完成了对赌目标。“虽然是资本的压力,但也是促进我们发展的动力,对我们的帮助:一是资金上的信心;最重要的是沃尔核材作为上市公司,给华磊迅拓带来了管理上的成长,因为他们的管理是相对成熟的。”邓丹提到。

而最重要的节点则是2020年,经历了疫情之后,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但是在2020年结束的时候,华磊迅拓反而实现了增长,这极大地增强了团队的信心,也为2021年持续稳健增长奠定了基础。

华磊迅拓开始体系化地建立企业文化也是在2010年,2021年底,通过在之前的企业文化上进行精炼和优化,华磊迅拓最终将整个公司的企业文化的经营理念凝结成了三个字:“勤”、“信”、“传”。“勤”就是“勤劳”;“信”是守信用,信守承诺;“传”就是“传承”。

邓丹提到两个守信的细节:一个是对客户,过去,华磊一直将交付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答应客户的一定做到。“目前我不敢说我们的交付在业内是第一,但我可以保证的是,我们的交付一定是在第一梯队内的。”另一个细节是对内部员工,奉承着既然承诺了,哪怕承诺错了,在既有的阶段也要做到的原则,即便是最困难的时候,华磊也没有拖欠过哪怕一个月的工资,这是邓丹认为黄睿作为创始人做得非常不容易的一点。

黄睿一直强调的一个精神就是“教练精神”,所谓“教练精神”,就是“传承”,包括技术、经验和管理方法、文化的传承。

企业领导人的特质首先就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气质,而从创始人黄睿身上,邓丹看到的就是他在时刻践行这三个企业文化。“勤”、“信”、“传”的精神在邓丹所在的销售部门,则延伸为5个词,即“团结”、“正直”、“守信”、“传承”、“坚持”。 

黄睿的很多经营理念来自于华为。“华为肯定是大部分做实业的企业家们的偶像,华为的基本法,从基本法衍生出来的一些理念,比如以客户为中心等,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经营理念,对我们的指导性都很大,毕竟我们都是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,在残酷的商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。”黄睿说,“公司团队也从华为引进了一些相应的人才。”

“方向大致正确,组织充满活力”这句话是黄睿印象最深刻的,他的解读是,现在大家都在谈创新,但在大方向上一定要正确,“组织充满活力”就是组织架构要让更多地人能往上走,更好的思维理念和产品技术能够涌现,促进企业的发展,人的创造性需要通过组织的变化和优化激发出来。

人才流动性大是必然的,因为绝大多数企业留住人才的方式就是开高薪,但是人在满足薪资需求的情况下,还有其他维度的需求,黄睿表示,首先我们不会开出特别低的工资,薪资一定要超过行业,在涉及股权激励方面,一定要让核心员工意识到做MES不可能一夜暴富,股权对他们来说就非常重要;但股权也不是万能的,最后还要反复告诉员工,华磊在行业内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,让他自己意识到我们在这个行业中是有沉淀的。

华磊迅拓在内部也提出了“三化一稳定”的口号:交付透明化、流程规划化、顾问专业化,保持组织的稳定。这个也是借鉴了华为的“三化一稳定”理念。

从创业的那一天开始,黄睿就认为再好的技术都必须经过客户的验证,而且能够持久地让客户用起来。“我做技术不是纯粹为了把它做出来,实际上我一直有产品的思维,与其说我是技术专家,不如说我是一个产品专家。”

从产品架构的构建开始,黄睿的初心就是做一个平台级的产品,而平台级的产品就意味着,它的发展一定是需要不断地经由客户应用而迭代,不断地优化和更新。对于平台级产品的定义,黄睿的解释很简单,他说:“就是在交付的时候,面对客户新需求的时候,这个平台能不能从0~1快速地通过可配置化的方式实现交付,不再需要软件工程师按传统的方式写代码实现 。

关于华磊的定位,黄睿则一针见血地指出:我们不是以技术驱动产品,而是以产品(客户需求)来驱动技术。“一直到现在,我们的产品还在不停的迭代,产品功能、流程思路都在不断迭代。”

02. 快与慢的辨证

在工业软件领域,一个软件迭代20年,还算年轻的。”黄睿笑称。

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“快”,而工业软件最大的问题就是“慢”,一快一慢之间,企业往往很难把握住自己的节奏,浮躁者比比皆是,特别是在资本的裹挟下,能静下心来打磨产品的企业更少。黄睿始终认为,工业软件只能慢慢做,慢工出细活,所以对于这个领域的企业家来说,一定要耐得住寂寞,该沉淀还是要沉淀,该投入还是要投入,尤其是要下沉到工业里面去。

很多人在创业阶段认为做一个产品就可以包打天下,黄睿表示,这在工业软件领域是不可能,技术、市场和服务作为发展的“三驾马车”,一定是齐头并进的关系,但很多时候,企业往往忽略了后续的服务。“前面造车只是一个环节,后面用车才是体现车真正价值的时候,软件系统也是,如果后续不能服务用户,不能产生更多的价值,我们就始终是一个传统的软件企业,只有提高服务意识,把体系建立起来,才能成为一家比较丰满的公司。”

对于业界给予的保守标签,黄睿也有自己的理解,他表示,如果不涉及交付,企业确实应该以快速打法取胜,但一旦涉及交付,就面临着沉甸甸的责任,MES作为强交付的软件,一旦绑定,系统出现问题,影响的就是客户的生产和经营。

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”黄睿一直跟员工强调的是,做这个事情首先不能影响客户的业务,其次,要保证系统能够稳定运行至少十年。“一个系统投资的标准就是十年,如果客户用了十年,这意味着他不但收回了投资回报,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价值。”事实上,截止到目前,华磊产品在客户现场稳定运行超过十年的客户占比已经达到了20%。

正是考虑到客户生产的问题,黄睿拒绝任何急功近利。“你得精雕细琢,就像画画一样,要精确,而且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事情是要把他的IT团队人员培训起来,成为用户生态的伙伴和工程师,能够对平台的应用游刃有余。所以我们花的精力不光是把事情做好,还得把能力传输给客户,所以我们就慢了,给外界的感觉就是保守。”

但慢只是暂时的,一旦达到拐点,客户数量积累到一个临界点,华磊就能靠生态和服务实现相对快速的发展,他预测这个拐点是1000家客户。“我们现在有五六百家客户,可能还需要两年,才能迎来‘拐点’。”

华磊迅拓花了很多时间帮客户做各种精细化的建模,在黄睿看来,这其实是与客户“强绑定”的过程,一旦粘性提高,客户更换系统的成本也会提高。“换ERP是有可能的,换OA也可以的,但要换MES,就得掂量一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,也就是说客户一旦选型上了哪家的MES之后,其实不到万不得已,实在不能容忍,他是不会更换的,因为更换的成本非常高。”

黄睿深信,像华磊迅拓这样的工业软件公司,其良性的发展路径一定是前期先经历一个平缓的增长过程,厚积薄发,等熬到了“拐点”,才能实现爆发式的增长。“一定会有个拐点,现在就是看谁能够熬到最后,等到把竞争对手都熬死了,最后就剩下几家,这几家中间再决出胜负。”

事实上,华磊迅拓在MES领域已经专注耕耘了22个年头,15个版本持续迭代优化,拥有110份软件著作权与专利,项目交付率100%,全球超过30000+关联企业用户部署,超过100万个应用部署终端,提供每日高达100TB的数据采集处理。这家在行业内跑得并不算快的企业一直有自己的节奏,采访中,问及2022年的目标,邓丹坦言2022年的目标,相比较2021年并没有增长太多,从目前来看,华磊并不会实现翻倍式的增长。

有时候,慢,是一种主动的选择,但前面的慢,是为了后面的快!

转载自:5G产业时代(5G产业时代采访编辑)

原文链接:工业软件100人| 华磊迅拓黄睿:在“拐点”前保持定力(下)